摩托,在路上 - kilig-linux mint

kilig-linux mintkilig-linux mint

分享运维中出现的问题,并分享运维中的心得!

摩托,在路上

不想再胡乱地敲字,不想感时伤怀,不想动不动的无病呻吟。
可晚上,看了阿七的日记,一时间,不说百感交集感慨万千也真的是深受触动。
小+说的对,他是一个会生活的人,活得那么鲜明。即使再平淡的生活,也可以过得五光十色。
我们被生活玩弄,他却是在玩弄生活。
乐乐是幸福的,找到了一个阿七他这样的男人,和她一起游戏人生。不是堕落,是积极的游戏。
他可以带着她骑着摩托车,满世界乱转。看遍各地的风景吃遍各地的小吃,像《天若有情》里华弟和JOJO那样谱写一段摩托车上的爱情。当然,结局不要那样的。
然而摩托浪漫不是所有人都向往,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幸拥有。很多人,或许更愿意沉醉在宝马、奔驰、法拉利的速度里,更愿意有翻云覆雨的虚荣,敞篷跑车,香车美人,不仅是速度,还有令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光芒。摩托车,是张扬的个性,低调的浪漫。
我常常怀念过去,大家一起“堕落”的日子,那是青春的标记。现在的生活,在我曾无比向往,死活要来古城。不说精彩斑斓也算安逸自在吧,现在的我,和许多喜好悠闲生活方式的人一样,向往成都,茶馆式的城市,缓慢的生活节奏,我们迷恋的只是那样一种安闲自在的生活姿态,是的,大概,我们都是“懒人”。
在《独唱团》里读到两篇关于浪子的电影,于是去看,一个是《天若有情》,一个是《阿郎的故事》,很老的片,凄美迷离的传奇。
故事都与摩托车关,似乎过去,浪子总与摩托车关联,热血青年的人生离不开热血刺激的事物。而浪子的结局总是悲剧,有些浪子,注定颠沛一生,不能回头。阿华最终死在江湖路上,阿郎在最后一次飙车中死去,带着希望和速度死去,遗憾,大概也是幸福的吧。所以,别爱上浪子,除非你不怕繁华落尽后的惨淡收场。有幸的是,不是所有摩托车上的都是浪子。
一直,我都喜欢摩托车,喜欢那种速度带来的刺激与自由感,但终也说不清到底为何喜欢。那天,在学校外的马路上看见两个车手飙车,场面颇为壮观,不过这二位疯狂分子实在嚣张,飙车竟然飙到学校门口来了。
印象里,坐过许多次摩托车的尾座,中学的时候,常坐在小政的车尾座,总是一群人,在许多个炎炎夏日里,“走亲访友”,四处“奔波”。最高纪录是80码的车速,至今我还未体验过100或是120码是何种滋味,我想,应该有坐过山车的感觉吧,心灵脆弱的人,大概经不起折腾。
然而,过山车,一次的尝试后,此生我大概不会再坐。
那样的感觉,只能用四个字形容,死去活来。至今很佩服慧慧在玩空中飞人时淡定得眼睛都不眨一下,不愧是女中豪杰。
小草说喜欢自行车,一个人骑自行车在斑驳的阳光里穿过常德的每一条大街小巷,那样的感觉,安静而自在,不惊心动魄却很舒服。想起了高一的时候,班上一群人兴冲冲跑到柳叶湖去玩,然后很有情趣地骑了一个下午的脚踏车,多人的那种,坐在后面的往往偷懒,真是辛苦了坐最前面的人。
其实,喜欢摩托,并不是因为它刺激,过山车、海盗船、空中飞人、蹦极……游乐场大部分东西都很刺激,可我并不喜欢。那不过是对神经与心理极限的挑战。摩托车,不仅仅是刺激与速度。行驶在无限延伸的公路上,你握着自由与远方。骑摩托车旅行应该是很爽的,一群志趣相投的人,骑过城市和荒野,想想都好玩。从常德出发,到五强溪,张家界去扎帐篷(桃花源还是不去的好),更远可以到长沙、湘西。不过,中途没油是一件糟糕的事情,尤其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。
赛车手的生活应该是最惊险刺激的,时刻在急速的气流里飞驰。可惜我无缘那种贴地快感,只能写写摩托日记了。

本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| 当前页面:kilig-linux mint » 摩托,在路上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