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 - kilig-linux mint

kilig-linux mintkilig-linux mint

分享运维中出现的问题,并分享运维中的心得!

一天

若生活没有盼望,等同于行尸走肉。

每天伴随这个世界苏醒的还有快乐。一个人没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,不能冗长睡去,到一觉自然醒。没有在孤独或绝望时可以问候的友人,聆听安慰,他所可以言说的快乐,是微之又微的。而我却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生活于我,如同一种惯性。每天在同一时间醒来,又在疲惫不堪中昏昏睡去。生活不繁重,是信仰的东西缺失,空壳躯体。如同一个独行侠,在没有边界的空间守望过去,苦盼未来。

毕业,意味着要独自成长。
现在下班,看着穿着校服的初中生骑着自行车赶回家的背影。总会无缘由的冒出这样的想法, 如果我也同他们一样的光景,拥有稚嫩的脸,有一两个知心的朋友,可以不那么理性的怅然若失。我的脸上是不是就不会爬满忧伤。成长,是一个人试着去孤独的过程。现在和父母在一起,不到十平米的房间,从门口到床上,两三步的距离,不是空间狭促,它已经足够温暖我了,这是我现在的幸福。更庆幸的是,我还有一台电脑,实在无聊到不能自乐时,我还可以打开电脑,看一看自己在意的一些人更新的说说,只是单方面的看看,因为找不到理由去问好。这样我也就算是没有真正地离群索居,还是和外在有一丝的牵扯,只是他们看不到罢了。
对于父母,我总是歉疚。我很明白他们的爱。爱情有无疾而终和背叛。这个世上唯一能够永恒的东西,只有给了我生命的父母,和两个血浓于水的姐姐。不是我对爱情不够坦诚,有时仅仅靠坦诚是不够的。
昨天 ,阑尾炎又犯了,短短一年内的第三次。看来真的要去动手术了,不是我怕疼,是不愿意看到父母为我担忧的样子。记得痛的最厉害的一次是在衡阳,那时有你在身边,看你为我跑这跑那的,挂号取药,忙个不停,此生第一次觉得生病是件幸福的事。只是委屈了你,在我输液的十二个小时里,一夜没睡。我很感激,与你的一切,无论是快乐的,还是吵闹的,我都会一辈子记得。只是,以后我不会轻易提起,我只会小心翼翼的收藏着,偶尔想起。不惊扰他人。

有时会想,如果再执着一些,会不会是另一番情景。
就像当初不管不顾的去长沙,最后又灰头盖脸的回父母这里。看似叛逆,其实都是命定的,无从更改。命运的车轮无论怎样旋转,最终都会落在一点。万事总会有一个结局,只是过程不同。而这个结局,似乎天已注定。

记得,我曾说,无论过程怎样丰腴多姿,都敌不过一个怅然的结局。无论一起走过多久的路途,都挽不回一个决绝的转身。
那么一段绵长的记忆,在心里渐渐沉淀成一块一触即痛的疤痕,不肯愈合,无法掩饰。爱情是什么,是不是如果没有结局,便注定会凝结成一把锋利的刀,藏在心底,随脉搏跳动不断割开新的伤口。
为什么,当放开双手后,我就再也没有歇斯底里过。
W说,从未见过你粗暴的样子。
我也许久没有见到了。
时间是条一维的线,我渐渐的不再去想“如果”。

本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| 当前页面:kilig-linux mint » 一天

评论